加入收藏      返回首页 你好,欢迎您 | 今天是:2019年04月24日  
课题研究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课题研究 > 课题成果 > 正文

处长腐败案的警示

发布日期:2014-06-06 点击数:1421

周锦尉

  习李新政反腐败动了真格,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、“老虎”“苍蝇”一起打、八项规定对社会风气的整治,成为坊间美谈。反腐行动中对处长腐败案的揭露,引起关注。处长,说是“老虎”,似乎不够格,说是苍蝇,似乎小看了他们。其实,公权力运作中,处长这一层级处于权力资源配置的审批位置,太关键了,选择三则处长腐败案例作解析,以此引出教训。
  一是魏鹏远,为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(正处级),近日被带走调查。据报道,魏被带走时,家中发现上亿现金,执法人员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,当场烧坏4台。据说魏在能源局煤炭司负责项目改造、煤矿基建的审批和核准工作,是这个过程出了问题。二是陈柱兵,为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,被控2001年后的十年间受贿2454.4万,一审判处无期徒刑。三是蔡荣生,为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,2006年至2013年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,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,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,因持假护照过海关被抓。
  思考之一,“位不在高、权重则灵”,而有权岗位恰恰是高危岗位。比如,市场经济条件下,拥有煤炭开采权,就会财源滚滚,于是“公关”(也称“攻关”)就活跃了,经不住“一捆捆人民币”的攻击,就会下水。又如,招生就业处关系学生的“入门”和“出门”,清水衙门之地居然出了受贿千万元的贪官。
  思考之二,拒腐蚀、永不沾,难在拒绝“潜规则”。比如,“办事有报答”,就体现“潜规则”盛行的一面。开采煤矿有了巨额收益,想到审批环节的官员,送上报酬,煤老板也算“心安理得”了,于是,“有来有往”,官员会越来越深地陷入泥潭。道理很简单,私利对公权力的“酬谢报答”,就成违法之举了。有了禁区,就有新的潜规则,出现“报酬的期权化”,倘若不加抵御,官员退休后也难太平。习近平总书记在近期一次谈及党风建设问题时说,“要坚持清正严明,形成正气弘扬的大气候,让那些看起来无影无踪的潜规则在党内以及社会上失去土壤、失去通道、失去市场”。这有难度,但我们必须努力实践之。
  思考之三,制度的笼子要扎紧、管严。刘铁男案发生后,中央主要领导在河北曾以此案举例说,“建章立制非常重要,要把笼子扎结实,牛栏关猫是关不住的。”陈柱兵案子发生后,有关部门在总结经验时分析专项资金的监管问题,认为,要建立一套完善的财政专项资金的预算制度来加强管理,各项管理制度不仅要精细和缜密,而且要易于掌控。十八大提出加强对政府的全口径预算管理,就是给我们一个值得期待的信号:公权力的“制度笼子”,会扎得更精细更缜密。

 

(作者为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原主任、上海人大工作研究会研究部部长)

 

 
---摘自2014年6月3日《新民晚报》